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察哈尔名人
民国及新中国成立后
纪松龄
 

纪松龄18991942) 字世勋,蒙古名赛胜阿。生于察右前旗三苏木小淖尔西营子村的一个富裕的蒙古族牧民家庭。少年读私塾,1915年入正黄旗小学读书。1920年,纪松龄在“五四运动”影响下,参加了冯玉祥的国民军,加入了革命队伍。

1925年,纪松龄等一批革命青年云集到张家口,在中共北方区委的领导下,筹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纪松龄参加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成立大会。根据大会议定,成立了共产党军事政治学校林西军校。纪松龄出任林西军官学校的校长职务。内蒙古地区的革命斗争得到了冯玉祥将军的支持。冯军南口失败后,中央党部和军校随冯玉祥的军队撤到包头,同原张家口西北陆军军官学校合并为一所学校,合校后由纪松龄继任校长职务。创办军校的目的是培养军事人才,组建一支革命军队。纪松龄的工作得到李大钊、赵世炎等中共高级领导人的支持和信任。

1927年,蒋介石策动了“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内蒙古地区的国民党右派步着蒋介石的后尘,大肆捕杀革命党人。曾经一度篡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长的白云梯背叛革命,投靠了蒋介石集团。为了反击白云梯的反革命嚣张气焰,李裕智、纪松龄、奎璧等与其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同年8月,纪松龄出席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召开的特别会议。纪松龄被增选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执行委员,白云梯之流滚下了领导地位。然而白云梯从蒙古回国后,丧心病狂地进行反革命活动,公开走上了反革命道路。在这紧急关头,纪松龄提议以包头军官学校的进步学员为主,联合伊盟“新独贵龙”组织和“老一团”的革命力量举行暴动,营救李裕智,惩治白云梯的倒行逆施。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乌兰巴托特别会议上,选举产生孟和乌力计为委员长。1929年,由于锡尼喇嘛遇害使独贵龙运动转入低潮,孟和乌力计也受其影响而失去革命意志。1930年初,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执委会根据共产国际代表的意见,试图把党中央从蒙古国迁回伊盟,以便直接领导那里的独贵龙运动。其时,党中央委员所剩无几,纪松龄、宝音巴特尔、白海凤成为事实上的主要领导人。他们在伊盟乌审旗,顺利召开了“察哈尔、鄂尔多斯秘密会议”。会议期间研究并决定了鄂尔多斯、乌兰察布、阿拉善、土默特等地党的领导机构。重新登记了内蒙古中、西部地区党员名单,在整顿该党基层组织的同时,安排了党的工作。他们以乌审旗党委的名义,向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作了书面报告。

1933年,日寇侵占了热河省。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直接受各地中共党组织的领导,实际上转入了中共党组织。内蒙古中、西部地区的革命斗争是在中共河北省委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共产国际一直参与领导工作。纪松龄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潜入国民党绥东四旗剿匪司令部,他以卓越的工作能力和参谋长的身份,说服达密凌苏龙司令率部参加了抗日同盟军,在震惊中外的察北抗战中,与吉鸿昌、方振武等并肩战斗,立下了赫赫战功。

1935年春,纪松龄与达密凌苏龙、郭英等前往南京,通过国民政府军政部爱国人士的协助,为本地方武装争取到部分枪支弹药。同年秋冬,德王投靠日寇的阴谋逐渐暴露,党组织为了开展蒙政会和保安队察哈尔籍官兵的策反工作,为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做好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充分准备,派遣纪松龄秘密前往百灵庙开展工作。在他的努力下,于19362月成功举行了百灵庙武装暴动。

百灵庙武装暴动后,傅作义玩耍两面派手法,一方面支持暴动,推倒德王这块绊脚石,另一方面却镇压暴动队伍,派兵缴了暴动队伍的械。此后,傅作义在绥远成立了绥境蒙政会,把百灵庙暴动队伍作为该会的武装力量,改变番号为蒙旗保安总队。中共北方局为了实现组建一支蒙古族革命队伍的目的,加强了对暴动队伍的收容和扩建,派去纪松龄担任代理总队长职务,兼任第一大队大队长,第二大队大队长由朱实夫担任,总队长由白海凤挂职。后来又派去了乌兰夫、克力更、寒峰等担任了领导职务。这样,一支主要以中共党员领导的革命队伍组成了,他们虽然吃国民党的军饷,穿国民党的军服,但是,实际上是共产党掌握的军队。百灵庙暴动是红色暴动,中共党员在这起暴动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其后,蒙旗保安总队在代理总队长纪松龄的带领下,离开了虎狼之地的归绥近郊,开拔到固阳。通过纪松龄的整顿,不到半年时间蒙旗保安总队恢复了元气,成为一支既有战斗力,纪律性又强的上千人的队伍。

19366月,按照中共党组织的指示,纪松龄介入到绥境蒙政会,并被傅作义任命为绥东四旗军事专员。同年秋,纪松龄以绥境蒙政会参议、绥东四旗军事专员的身份,动促并协助达密凌苏龙率队参加了抗击日伪军进犯红格尔图的第一次战役。配合傅作义将军之国民党抗日守军分路抗击来犯之敌,日伪军1 500余人马被击退,伪军头目王道一回嘉卜寺即被其日本主子问罪枪毙。11月,日本侵略军不甘失败,发动了第二次红格尔图战役。守卫红村的任务主要依靠绥东四旗剿匪司令部的人马,还有该村的天主教徒组成的民团武装。战斗持续3天,敌伪军组织三四十次进攻,红格尔图村安然无恙,蒙古族骑兵部队与日军一直相持到国民党大部队的反攻,取得了绥东抗战的辉煌胜利。纪松龄在这次指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710月,日本侵略军加速了侵华步伐。纪松龄奉命率部赶回归绥郊区桃花板、南茶房一带守城。蒙旗保安总队在纪松龄和朱实夫等的指挥下,与日军激战两昼夜,终因主力部队撤退,他们无法抵挡日军的强大攻势,乘火车撤到包头。10月中旬,纪松龄率领蒙旗保安总队驻守包头。那时候,绥远地区的军事指挥由马占山担任,蒙旗保安总队被他收编为蒙旗独立混成旅。旅长由白海凤担任,纪松龄任一团团长,朱实夫任二团团长,纪正甫任政训处长,乌兰夫任政训处的科长。由于国民党采取消极抗日的政策,包头危在旦夕。以纪松龄和乌兰夫为首的一部分领导坚持渡河南进鄂尔多斯高原。部队经过达拉特旗境,遭到该旗保安团的阻击,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保安团败走,纪松龄率领一团追上旅部,把部队顺利带到府谷县的哈拉寨。

1938年春,纪松龄担任代理旅长的职务,他在朱实夫和乌兰夫的协助下,同山西岢岗县的八路军取得了联系,在地方党委的帮助下,解决了部队的给养问题。他还发展了不少中共党员,为部队走上革命道路打下了基础。

1938年夏末,蒙旗独立混成旅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三师。新三师下属七、八两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营。白海凤任师长,纪松龄任七团长,朱实夫任八团长,纪正甫任政训处主任,乌兰夫任科长,陈应权、克力更、寒峰、云蔚等任基层领导职务。国民党顽固派和日伪军对新三师恨之入骨,马占山、奇文英派人拉拢纪松龄。纪松龄冒险前赴马占山设的“鸿门宴”,严词拒绝马占山的说客,愤怒枪毙了奇文英派来的4名间谍。国民党对新三师的“赤化”有所发觉,派进不少特务搞煽动,为了免遭国民党的捕杀,新三师的中共党员相继离开部队。国民党反动派为了瓦解和削弱这支蒙古抗日武装,1941年秋,胡宗南紧逼新三师离开抗日前线,调防到甘肃靖远整训。朱实夫在西行途中被毒害身亡。此时纪松龄、朱实夫均提为副师长、中校军衔。就在新三师接受赴甘肃整训的同时,傅作义调纪松龄为绥东军事专员兼游击总司令,在伊克昭盟等地进行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194210月,纪松龄在河套陕坝被国民党特务谋害,年仅42岁。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2753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