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民俗风情
宗教信仰
察哈尔神秘文化——卜筮术

 

一、概述
    察哈尔蒙古族的卜筮术源渊流长,贯串于这个部族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哲学诸多领域。古时候,由于科学发展水平不能满足人们的客观需求,求助于卜筮成了必然现象。因而使卜筮术成为察哈尔民族文化中的特殊遗产,并且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从察哈尔卜筮术的产生、发展、演变中,本身难免鱼龙混杂。在封建历史的长河中积淀了不少非科学的成份,沾染上一些唯心主义的历史尘垢,使它作为传统历史文化的信息预测载体的功能常被扭曲与篡改,甚至加上了一些古代学者不以为然的糟粕,使这一文化现象更增其神秘化。
    古代蒙古族把“腾格里”(蒙语,指天或上苍)作为主宰一切的客观存在,作为他们崇拜的对象。萨满教就是以供俸“腾格里”作为招牌,在蒙古高原上流传。对于萨满教的教义蒙古人不是都赞成的,有些肯动脑筋的或是善于思考的人,从观察自然现象开始,进而发展到进行预测境地,卜筮术的产生是基于这个基础。察哈尔蒙古族中最初流传的卜筮术十分简单朴实的。他们根据动物的嘶鸣,日、月、星辰的特殊变化,风、雷、雨、电的自然现象,进行抽象推衍,判断未来的事变。他们看到倒入碗中的茶里,如果有茶渣杆竖立,就认为“要来客人了”。他们听到牧羊犬哀嚎,就说是“要出倒霉的事了”。这种判断究竟有没有准确性,这是无法说清的,因为茶渣杆与来客找不到一丝的必然联系,犬嚎与倒霉事根本扯不到一处。
    到了明代,卜筮术在察哈尔蒙古族中广为流行,有了卜筮工具。占卜的方法也是五花八门。由于汉文化的渗透促进了察哈尔文化的发展,很多蒙古族民间卜筮先生接触了《易经》、《奇门遁甲》、“铁板神书”、“永宁通书”等有关预测方面的书籍。特别是藏传佛教传入察哈尔地区后,藏文化丰富了察哈尔的神秘文化——卜筮术。喇嘛教的庙堂文化使卜筮术同数理学密切结合,同星象学密切结合。这一现象在我旗阿贵庙就有反映。在清光绪年间,该庙的全盛时期,曾经设过“时轮数学科”,一些有学识的年轻喇嘛专修该科,其他庙宇也派来喇嘛学习。阿玛胡洞有过喜日巴达喇嘛,这位老喇嘛就是前旗古舍庙的达喇嘛,是来阿贵庙专修“时轮数学科”,后来就在本庙坐床,擅长于星算和着骺子占卜。据他说,蒙古族的卜筮术离不开“珠日海”。“珠日”二字的含义是“划”,学习这种卜筮术要把沙粒摊在平面上,用小木棒在上面划划算算。“喜热•珠日海”说得是皇历(即汉族地区流行的玉匣记),“脑干-珠日海”说得是“易经”,“哈拉•珠日海”说得是《奇门遁甲》。可见,喇嘛教研究星象与数理。应用于卜筮,说到底是为其传播教义服务。清代是察哈尔民间卜筮兴盛时期,金钱卦和九钱卦是在这一时期流传起来的。这种卜筮术(还有星象术)虽然蒙上迷信色彩,但是比起古典卜筮术有了很大进步。下文将察哈尔地区流行的卜筮术分别介绍给广大读者,不妥之处谨请指正为盼。
    二、察哈尔地区的原始卜筮术
    1、肩胛骨卜筮法
    用家畜的肩胛骨卜筮法有两种,一般用棉羊的肩胛骨为多见。把绵羊的肩胛骨放入帽子里,偷偷地跑到别人家的窗前或门口,窃听屋里(或蒙古包)的说话内容。根据所听到的话,对照自己所要测的事体,进行断卦。举例说要测行人何时回来,如果听到屋里人说的有“动”方面的内容。或者有象征“动”的方面话语,那么就可以断定行人在路上行走。如果屋里人说话中带出数字来,那么就是行人归家的日程。如果屋里人说出“牛”来,那么行人归家迟,如果说出“马”来,那么就回来的快一些。如果说出“羊”来,行人可能住下了,如果说出“狗”来,行人在外面打闹钱财,如果说“狼”,那么行人在外面赌博,如果说乌鸦,行人在外面有了凶事等等。这种窃听别人家说话而测事体的卜筮术,还要考虑说话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据说小孩说得话最为可信,其次是大姑娘说得话基本上可信。媳妇说得话需要打拆扣,老太婆说得话只信一半。此外还要考虑春、夏、秋、冬。风、雷、雨、雪、电等气候变化。总之。用羊胛骨进行卜筮。是察哈尔蒙古族最古老的办法,约在十三世纪后期就运用此法了。
    用肩胛骨卜筮的第二种方法是把肩胛骨放入火撑子里暴烧,当它的平面上出现许多裂纹时取出来研究。
    因为肩胛骨是三角形的扁平骨头。三角形的顶端叫“陶缸”,底部叫“胡日买”,中间突出的三角平面叫“哈木若”,右侧边叫“乌森•加玛”。左侧边叫“木若”。“陶缸”表示北方属水。“胡日买”表示南方属火,“鸟森•加玛”表示西方属金,“木若”表示东方属木,“哈木若”表示中宫属土。把一年四季标定为春属木,夏属火,秋属金,冬属水,每季末定为属土。把人的五官,家养的五畜,气候变化(风、雷、雨、电、寒暖)都根据五行理论标上了性质,让它们表现在肩胛上。断卦的时候,要根据肩胛骨经过暴烧后,它上面的诸多裂纹的走向、长短、个数,结合上面提到的五行理论,诸多事体的标定性质,进行综合分析。
    例如,察哈尔蒙古人在大年的初一晚上用肩胛骨卜筮本年度的财运。如果发现肩胛骨上的裂纹中较大,较长走向是“陶缸”方,那么就断定今年的财运在北方。得财应在冬季,理由是北方属水,又是标定的冬季属水。又根据人的五官中耳属水,故得出“得财要靠听到的可靠信息。也就是有人会告诉这个信息的。用肩胛骨的裂纹断卦,可以包括五大内容,即财运、身命、婚产、科讼、家宅。如上面提到的是测财运一卦,同时可以对身命、婚姻、产育,科举、诉讼,家宅做出测筮。如果发现肩胛骨的“哈木若”上有裂纹,则认为本家户主有凶,因为“哈木若”是象征户主的。如果有指向“胡日买”方向的较长裂纹,那么就可以认为本年度有婚姻方面的事情
    古人把肩胛骨看得十分珍奇。当吃手把肉时,如果有肩胛骨肉的话,那么就要一家人分腾着吃,如果有客人的话,要让客人先吃,然后一家人分着吃。察哈尔人待客时,最高礼仪是整羊宴,其次是羊背子宴,再次就是羊肩胛或羊胸叉宴。用于卜筮的肩胛骨。它上面的肉不能用牙撕咬,而是用刀子把肉割掉刮净,然后用净布或纸包好,放到高处。卜筮的时候,筮者要净身洗手,在佛像前敬香燃灯,然后用点燃的香在肩胛骨上转三圈,据说这是在祛污,这种筮前程序,据说是卜卦灵于不灵的关键。
    2、骨码子卜筮法
    用骨码子卜筮也是古老的卜筮法,是通过骨码子的各个部分,代表多种动物,根据动物的习性,用抽象法预测事体的办法。
    所谓骨码子是指羊的后腿骨中部有个略呈长方体的骨头,比火柴盒略小一点儿,如同其他动物的膑骨。察哈尔蒙古人吃完羊腿骨肉后,把骨码子收集起来,让孩子们拿着骨码子玩耍,花样有多种,其中一项同汉族地区的“纳子子’’玩法相同。用于卜筮的骨码子,吃其上面的肉时,不能用牙撕咬,而是用刀子刮割,然后包起来备用。
    用骨码子卜筮时,把4枚骨码子放入手中摇动(也有人放入帽中摇动),约一、二分钟后着于净布或净纸上。根据4枚骨码子的组合情况进行预测。因为每枚骨码子有6个面,4枚骨码子的组合就有6×4=24种。骨码子的六个面是这样区分的:较大的两个面中,凸起的一面叫“羊面”,凹进去的一面叫山羊面。两中号面中,较平的一面叫“马面”,凹进去的一面叫“骆驼面”。两较小的面中,有尖头的一面叫“牛面”,较园滑的一面叫“公黄羊面,(公黄羊代表一切野生动物)。卜筮者通过抽象法,对于经标定的各种动物面,又付于四时,四方,快、慢、差、迟,等多种特征,作为卜筮依据。
假定有人求测,说是丢失了一些财物,可否找回。卜筮先生把四枚骨码子放入帽中摇动一分钟,着于净纸上,假如有一枚骨码子是“羊面”,有两枚骨码子是“山羊面”,另一枚骨码子是“骆驼面”。先生作了如下断语:本卦山羊较多,说明丢失的财物在高处,根据是山羊喜欢登高。本卦没有“马面”,可以认为丢失的财物没有移动也不可能很快找回。卦中有一峰“骆驼面”,可以认定有贵人相助,丢失的财物有望找回,因为骆驼是家畜之首,全身呈十二属象,是珍贵动物。卦中有一只“羊面”,找回丢失财物不会有周拆。又有山羊活跃,丢失财物应在夏天,骆驼在冬季活跃,找回财物应在冬季。本卦中没有“牛面”和“公黄羊面”。如果有公黄羊,则断定财物找不回来,如果有牛,很快就有人送上门来。

    三、明代及前清时期察哈尔流行的卜筮术
    1、观象卜筮术
    古时候,蒙古族十分重视观察天象,并以此判断气候变化。这种思维的发展是游牧民族生产生活的需要,因为气候的变化直接影响着家畜的词养管理,直接影响着狩猎生产。那时候。没有更多的科学手段,凭肉眼观察天象。从对天的迷信崇拜发展到观察星象判断气候变化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从直观研究发展到预测又是一个进步。因此说,星象卜筮法的出现,是察哈尔蒙古族对天文学的初步探索,仅管这种现象有其迷信色彩。关于星象的传说,在察哈尔民间流传着很多故事。他们说,天上的星辰同地面上的人是一一对应的,七品以上的官员的星辰肉眼能看见,普通老百姓的星辰肉眼看不到。他们把整个天空中的星辰分成三大部分。分别叫太上宫(即太微宫)、皇天宫(即紫微宫)、普民宫(即天市)。把相对稳定(即不移动的恒星)的星辰叫金、木、水、火、土。有些民间的星象家能在清朗的天空中,指出那颗星是皇帝的,那颗星是皇后的,宰相、大将军等等。当然,从今天科学发展角度讲,这些纯属无科学根据之谈。
    他们根据星辰的位置,组合成各种动物的形象,并且付于相应的名称,如天马、青牛、白狮、苍龙、黄虎、腾蛇、朱雀等。运用最广的是二十八宿。对这四组共二十八颗星辰的认识和运用,蒙古族学者同汉族学者有很多相似之处。所谓二十八宿。就是在天空中分四组,在黄道带和赤道两侧,根据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而运行的星宿。同二十八宿密切相关的星座有“巴布改•敖仁”,“布日古德•敖仁”,“哈屯•色黑高勒斯•敖仁”。“玛日勒•敖仁”。二十八宿是以北斗斗柄所指的角宿为起点,由西向东排列的。蒙古族星象家把二十八宿分为东、南、西、北四宫,把“宫”这个词用蒙语叫成“敖仁”,不叫“敖尔登”。东宫的形象如龙(苍龙),七颗星辰分别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南宫的形象如鸟(朱雀),七颗星辰分别是井、鬼、柳、星、张、翼、轸,西宫的形象如虎(白虎),七颗星辰是奎、娄、胃、昂、毕、觜、参,北宫的七颗星辰分别是蚕蛇(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把天河叫做“腾格里•敖雅得勒”,意思是天空的缝合处。把启明星叫做“朝洛蒙”,北斗星叫做“贴黑高勒•当朗嗄•敖登”等等。
    上述星辰是随着时光进行着一年一度有规律性的变化。星象家们把它们的变化同人世间的吉凶祸富联系起来。逐步形成了星象卜筮法。这种做法同汉族地区流行的“三十六禽推命法”和“五禽戏”类同。为了推衍,根据生产、生活内容,分作诸多系统。并对有关星辰都付于动物名称,这些动物的个性特点与对应的星辰相同,这样处理后就便于卜筮了。
    察哈尔星象家根据二十八宿当值,预测天气变化有如下的说法:在春季、虚、危、室、壁四星中其一值日,这天会有风雨,在夏季,这天是阴天。在秋季,这天是雷雨天。在冬季,这天多风雪。昂、毕二星中其一值日,在春季天晴,在夏季下雨,在秋季有雨,在冬季天晴。在蒙古族学者看来,二十八宿诸星各自都有特殊的功能,并且在特定的日子里发挥作用。而且同人世间的吉凶祸富直接联系。如角星当值的那一天,办事顺当,婚姻嫁娶和合生贵子,家进外财,这一天不利于葬埋或建墓地。
    观象卜筮法是通过观察星宿光亮程度,是否有云层遮挡,根据季节和气候的变化,判断事体的手段,因此没有太多的推衍和计算。这种卜筮法需要掌握天象,勤于观察,掌握规律,学会同人世间的联系。
    2、着骺子卜筮术
    着骺子卜筮术是前清时期流行起来的。这种卜筮术是以19自然数为基础,套用五行理论,参照洛书的数字方阵进行占卜的。把自然数付于一定的内容,是乎勉强,古人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自然数1代表婚姻,2代表家宅,3代表求财,4代表病症,5代表六畜,6代表求学,7代表词讼,8代表出行,9代表祭奠。察哈尔人什么时候懂得了阴阳五行理论,说法不一。从明代的蒙古族学者著作中可以看到关于五行理论的阐说,因此可以认为明代(最迟)蒙古人就懂得了阴阳五行学说。蒙古人把‘阴’说成是“毕力格”,把‘阳’说成“阿热格”,把五行说成是“塔奔•玛哈布德”。蒙古人对于洛书的认识年代,笔者虽然作了一些考证了解,没有发现任何依据,现根据着骺子卜筮术的流行年代推断,大约在明后期或前清时期,蒙古族学者掌握了洛书。洛书是把19自然数排了三排。第一排(上面的一排)492三个数,第二排是357三个数(15这个数一般不写),下面一排是8l6三个数。
    着骺子卜筮法在民间和喇嘛教中普遍流行。有用三个骺子的,也有用两个骺子的。骺子是用驼骨做成,做法是把驼骨用酸奶(醋也行)浸泡七、八天,驼骨变软后用刀子刻成正方体,一般做成大豆的块头大即可。在它的六个面上分别刻上16小园点,也就是说用园点表示数,然后把园点用红颜料涂红点。卜筮的时候,把两个骺子扣在手心里,摇动一分种,着在干净的平面上,查看两个骺子朝上一面的点数,把两个点数的和作为卜筮的依据。要知道,两个骺子的最大点数和是12,其次是11,再次是10。如果出现了这种数字,在洛书上找不到,解决办法是用6去除,运用它的余数即可。例如两个骺子朝上的一面分别是5点和6点,加在一起是11点,解决的办法是11÷6=1……5(又如12÷6=1……610÷6=1……4)。为什么用6除呢?因为骺子的最大点数是6,是用“见6驱元法”。
    假如有人求测当年的财运,因为财运往往是指交易赢利,这是贾商行为。居货为贾,行货为商,求测财运就是说做买卖可否赢利。对买卖人,察哈尔人有一种贬意看法,称作“胡都•达拉格沁”。这个词的含义是“骗子手”,在蒙古人的心眼里,买卖人同骗子手是一回事。求财运也就成了不正当行为,卜筮的时候,不能不考虑的。如果着骺子后,发现两个骺子的上面点数和是3,那么这是个最理想的数,因为3就是代表财运的。再看洛书方阵,我们可以看到了所对照的数字是77代表词讼。因此,得财运可以肯定,但是会出诉讼问题。紧挨3数的上面一个数是44代表病症,因此,得了财运,又增添一些麻烦事。3数的下面是88代表出行,得了财运后,最好采取躲避办法,或者远走高飞。从数字形态的规定中,我们也可以得出如下结论:3数表示静,说明求财者稳中得利;7数表示未发,说明事有原委,只是还未发生罢了(词讼方面)4数表示动,说明得财者应当赶快行动,此地不能久留;8数表示已发。这是同7数相对抗的意思,说明得财者处于矛盾的境地,只要处理好,不会有太大损失。
    同着骺子卜筮法相似的还有一种卜筮法,这是喇嘛们常用的,叫做念珠子卜筮法。喇嘛念珠常用的有两种,其一叫十八罗汉珠,有十八枚可以滚动的珠子,其二叫一百单八将珠,有一百零八枚可以滚动的珠子。这两种唸珠都是用线串起来的,接口处用其他珠子(较大一点儿)二到三枚,把两个线头合在一块串入,固定拴牢。卜筮者拿起念珠子,口中诵念咒语,手在念珠上滑动,突然停下后,查看珠数,(是从接口处作为起点的),而后根据数字推衍吉凶祸富,方法基本上同着骺子法一样。
    观象卜筮和着骺子卜筮在藏传佛教的教义中,认为是属于时轮数学范畴的,青海的塔儿寺,内蒙的五当召曾经是研究时轮数学的圣地。
    四、铜钱卜筮术
    利用古币铜钱进行卜筮的卦类很多,在察哈尔地区流行的主要有两种,一种叫金钱卦,也就是用六枚铜钱进行卜筮的六钱卦。另一种就是九钱卦,这种用九枚铜钱进行卜筮的卦,是察哈尔蒙古族特有的一种占卜方式。下文将分别介绍。
    1、金钱卦
    金钱卦的卜筮方法比较简便。卜筮者把六枚铜钱放入手心,双手合扣约一分钟,据说这是让铜钱同人进行构通。民间卜筮者认为脑子里所想的事,可以通过铜钱展示出来。因此,他们把铜钱看得十分珍贵(指卜筮用的铜钱),卜筮用的铜钱还要选用乾隆钱币。清朝时期的铜钱,一面是满文,另一面是汉文。把有满文的一面叫做“哈拉”,有汉文的一面叫“察干”。汉语叫“哈拉”为“模儿”,叫“察干”为“字儿”。把六枚铜钱经过摇动后,着在干净平面上,“察干”和“哈拉”有三十种组合。为什么会是三十种组合呢?道理很简单,因为六枚铜钱以“察干”同“哈拉”组合有六种,以“哈拉”同“察干”组合就有五种,故有5×6=30()。也就是说六枚铜钱着于平面上,有三十种“查干”与“哈拉”的组合画面。这个画面叫做卦象。学者们把30种断卦结论同上述30种组合画一一对照,以文字表达出来,叫做卦词,并且附上铜钱的对应卦象画面。卜筮者根据六枚铜钱所着的组合,就可以找到相应的结论。这种卦书在察哈尔民间有流行的版本。也有手抄本,是用一尺见方的麻纸折叠一次成长方形,在其两面写上卦词,画上卦象。这种本子叫“卦谱”,如果展开卦谱,我们可以看到,当六枚铜钱的“察干”都朝上时,旁边的卦词就有“困龙提水,时来运转之兆”;当六枚铜钱的“哈拉”朝上时,旁边的卦词就有“饿虎得食。遂心如意”;当五个铜钱的“察干”朝上,一枚铜钱的“哈拉”朝上,旁边的卦词就有“他乡遇友,时来运转之兆”。当五个“哈拉”朝上,另一个“察干”朝上时,旁边的卦词是“夫妻反目,主同人不合,失友无情”等等。
    由于六钱卦简单明了,只要认得字,一看就会。反而失去了人们的相信程度,一般很少运用。
    2、九钱卜筮法
    察哈尔蒙古族中最流行的卜筮术是九钱卦。会用九枚铜钱打卦的人很多,几乎每个营子里都有几个。
    九钱卦的卜筮工具是九枚铜钱。民间流行用的是清朝九帝的通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据说用上述九帝币卜筮最为准确。也有用九枚乾隆币卜筮的。还有人说,凡是通用硬币都可以用作卜筮。
    九钱卦的重要一环是对九枚铜钱的位置作了特定的名称。位置是根据铜钱经过摇动后,摊在手上按铜钱的次序,最下面的是第一位,依次是第二……最上面的是第九位。第一位的名称叫“苏莫”(庙堂),第二位叫“阿古拉”(),第三位叫“昂嘎其”(船、水),第四位叫“阿尔斯楞”(狮子),第五位叫“其那娃”(),第六位叫“河若”(乌鸦),第七位叫“那日”(太阳),第八位叫“沙仁”(月亮),第九位叫“宝木巴”(宝瓶)
    卜筮的时候,把九枚铜钱合扣在手中,沉默一分钟,心里想着所要卜筮的内容,而后摇动三次或九次,停下后把铜钱从下往上。依次摊在左手上,这是占卜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断卦。常言说的好:“打卦容易,断卦难”。九钱卦的断卦难就难在信息辩证方面。为了使读者便于了解,先将九钱卦的信息罗列表介绍如下:
    九钱卦信息罗列表
    断卦的时候,要根据各枚铜钱在位置上的“查干”和“哈拉”,同所要卜筮的内容结合起来,在信息罗列表上进行辩证分析。(其实民间没有这种表,卜筮者把这些内容都记在心里)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
    例如,传说中有一卦例,说是有人找卜筮先生求测命运。先生让他洗了洗手,然后把九枚铜钱递给他,让他合扣手中摇三次。依次摊在先生准备好的布子上。先生看了看卦象说:“你的生肖是什么?”求测人说:“我属羊”。先生说:“你今生大富大贵,吃不尽用不完。”求测人听了高高兴兴地离去。先生旁边看热闹的另一人,说是也要让先生卜筮。先生让他照例打卦,然后看了看卦象问他:“你的生肖是什么?”求测人说:“我也属羊”。先生说:“你如果贪财,有死无生,如果舍财,可以死里逃生。”求测人听了大为恼火,指着先生的鼻子说:“刚才卜卦的那个人也属羊,你断他是大富大贵,断我是死里逃生,分明你在胡说八道。看人下菜。”不给卦礼,骂骂咧咧地出走。不到两个时辰,骂着走的人只身跑回,惊慌失措地跪拜在先生脚下,感激救命之恩。他说:“算过卦后,他挑着货担到山村做买卖。走到半山腰,从山沟里跑出两只饿狼,凶猛地向他扑来。我想起先生叫我不要贪财的话,丢下货担,操起扁担,一边退步一边遮打,终于逃脱了狼口,保全了性命。应了你说得‘死里逃生’的那句话”。
    先生说:“前一人属羊,虽然卦象里第五枚铜钱是‘查干’,说明本卦的狼活跃,肯定要威胁羊。但是该卦的第四枚铜钱也是‘查干’这是狮子活跃克制着狼,故伤不着羊。羊因狼多而愈加兴旺,故此卦是大富大贵之象。你虽然属羊,卦象同上一个略有区别在于第六枚铜钱也是‘查干’,这是乌鸦活跃,不祥之兆。虽然你二人占卜的卦象基本相同,就此一点不同,结论就不同了。”旁边有人插话:“先生怎么会知道马上就会出事呢?”先生回答:“我看他象个买卖人,打完卦很快就要上路。因为他的卦象中第五枚铜钱是‘查干”,很活跃,他要行路,正好应在第五位上。‘五’的五行属水,而求测人属羊,羊属土,土克水。此人不宜在今天上路。只要他出行,就会遇上倒霉的事。”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卦例。
    有的卜筮先生把铜钱摇动后,摊在左手的指关节上进行推衍。摊法是把第一枚铜钱放到无名指的第一关节处,第二枚放到中指的第一关节处,第三枚放到食指的第一关节处,第四枚放到食指的第二关节处,第五枚放到食指的第三关节处,第六枚放到中指的第三关节处。第七枚放到无名指的第三关节处,第八枚放到无名指的第二关节处,第九枚放到中指的第二关节处。
卜筮者把这种方阵叫“九宫掌诀”。有口歌:
    “铜钱九枚妙难穷,天下事理一掌中。
    阴阳五行要看清,识破东南西北中。
    一九此数是大理,年季月日定时辰。
    见机应变通事体,世人堪称鬼神通。
    蒙古族学者运用的九宫掌诀,同易经八卦的宫、门之说有相似之处,但不是一回事。因为卦象与爻象完全不同。如果找相同之处,那就是断卦过程利用五行进行辩证。
    九宫掌诀是九钱卦的又一种断卦方式,下面通过卦例说明。有一牧民找卜筮先生说:“我的儿子离家出走了,至今还不见回来,求您测一测,儿子到了什么地方了,我好去找一找。”先生根据求测者的诉说,用九钱卦卜筮,得卦第一枚铜钱呈“查干”,第三枚铜钱呈“查干”,第七枚铜钱呈“查干”,其他都是“哈拉”。先生看了卦的方阵图,说出如下结论:
    1、你的孩子先向东北走的,后转到西南方。
    2、你儿子是在雨天出走而迷路的。
    3、一路上有吃有喝,不必为此烦愁。
    4、你儿子第5天可能回来,否则就在第十一天回来。你儿子排行老大,没有任何危险。
    后来,事实证明了先生测得完全对,牧人要求先生说一说断卦的理由,先生说:“我说你儿子排行老大,理由是第一枚铜钱是“查干”,说你儿子没有任何危险,理由是第五枚、第六枚铜钱都是“哈拉”。第三枚铜钱是“查干”,是东北方临近水,第七枚是“查干”在西南方。因此你儿子在雨天迷路,先是向东北方走的,后转到西南方了。第4枚铜钱是“哈拉”,说明狮子不争食,路上有吃有喝。全卦中有三个“查干”,根据其位置数有1+3+7=11()11÷2=55(),故有第5天回不来,就在第十一天上回来。
    我们从上面的卦例分析中可以得到如下启示:万物类象虽然存在,但是它是抽象的。从罗列的表中只能看到四、五十种,对人世间千变万化、千差万别的事物来说。只能是个别类象。卜筮的时候需要弄清楚它的实质与特性,要灵活运用,辩证思维。卜筮术对现代文明是否有负面影响,不得而知。我这里介绍的几种察哈尔蒙古族的卜筮术,目的是让读者对察哈尔古老的民间文化和传统观念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没必要盲目迷信。误入歧途,那就不是笔者的本意了。

本文摘自《察哈尔史迹》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35213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