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学术论坛
学术成果
清代察哈尔台站运作与草原丝路的形成初探

呼和

 

摘要: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是中西方文化、商贸、族群交流的见证,草原丝绸之路又是古丝绸之路重要组成,有清一代,在阿尔泰军台沿线察哈尔地区台站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管理运作,不仅增强了对漠北的统治,更促进了察哈尔地区蒙汉交往、交流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察哈尔民风民俗。而且对于今天在“一带一路”沿线察哈尔地区仍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台站;察哈尔;草原丝绸之路

一、     清代察哈尔地区军台驿站的创置和缘由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清廷一方面为加强与察哈尔左右翼、乌兰察布盟各旗、苏尼特两旗、归化城等地的联系,另一方面鉴于联合防范噶尔丹残余势力的西窜,正式自张家口至四子部落间设置一路“置驿五”[1]。其路线为张家口至归化城之六站外加抵四子部落二站统称为“张家口外八站”[2]。内蒙古五路驿站的相继设立,强有力地控制了漠南蒙古的各个盟旗,但是西北准噶尔势力严重影响着漠北蒙古的稳定,俄罗斯势力的不断侵扰,开始清朝开始着重经营漠北地区,雍正二年(1728)因北路台站“具系偏路,且瀚海辽阔,水草不佳,查张家口、抵朱尔辉、翁机、推河甚近,水草亦佳,应遣大臣一员,将台站挪移安设”。[3]之后裁汰张家西路与新设北路台站合并,雍正六年(1728年)一切文书、军需运输移交此军台递送,乾隆五年(1740年)规定只限张家口出至阿尔泰军台,不得用它口。[4]之后虽阿尔泰路驿站因战事及数次改道,但从张家口出发的内蒙古段并没有改变,成为后来的阿尔泰路军台南段。张家口外驿站性质已经从加强联系察哈尔两翼、乌兰察布、归化城之作用变为清朝从中原亦由内蒙古延伸至外蒙古地区甚至连接西北边陲战略要道。

二、    察哈尔地区台站系统的管理

 

阿尔泰军台关系重大,因此清朝特别注重对阿尔泰军台的管理,使得阿尔泰军台既不同于内地驿站的管理,也较蒙古其他台站特殊,分布于察哈尔境内的布尔哈苏台至庆岱段内八站[5]也不例外。

阿尔泰军台创设之初设阿尔泰驿站总管,大多数由商都达布逊诺尔牧场总管或三旗牛羊场总管兼管协理,又设张家口管理部员“管理张家口至赛尔乌苏十军台事务”[6],其目的是为西北战事行军、转运粮草器物提供方便,方便对驿马进行调配。其负责阿尔泰各军台事务包括驻军台笔帖式、坐台废员的考核与监督,笔帖式或坐台废员期满后,由总管出具考语[7],并为台站分派马匹、羊只。理藩院负责协助兵部管理,其职责为派选管理台站的笔帖式;督促军台沿线各旗承担帮台运送的差役;协助督查驿传法令等。

笔帖式和坐台废员共同管理台站是创设台站的特点,笔帖式由兵部和理藩院直接派送“昔日安设军台,本包之驰递,皆差各部院衙门笔帖式行之”[8],一般来说笔帖式,每名笔帖式管理两处台站,一年一换。后来有“自力驻站效力之人”雍正二年,没有人再申请“自力驻站效力”雍正帝指示派各部院获罪人员发往军台效力,“查各部院朕曾特命罢黜部臣、参革人员,谴往效力赎罪,不足者再补派各部笔帖式。著速查之,陈革职缘由,列名具奏。”[9]这些废员职责与笔帖式相似,以保证驿站畅通、照顾蒙古人生计为务,坐台废员除了管理台站事务外,还要缴纳台费。关于台费,《清会典》是这样规定的“此项坐台废员,如补在第十台以内,每月令缴纳台费银四十三两;第十一台以外,每月令缴台费银三十三两。三年期满,台费全完,由军台总管具奏请旨。如应交台费尚有未完,虽期满不得具奏”[10]。除笔帖式和坐台废员外,台站还分配有章京、催领管理台站,具总管觉和托等奏称“自张家口、至鄂尔坤。大台二十九。中台十五。北路既经撤兵。应量汰。查大台中台。里数无异。宜令一体当差。勿分彼此。请两台共用章京一员。骁骑校一员。参领四员。领催四十四名。轮流管理。每台酌留十五户。马甲五名。乌拉齐二名。马二十匹。驼二十只。又第一台至第十台。当京城军营往返,及察哈尔左右翼、苏尼特、四子部落、茂明安、归化城、诸处、传递事件总路。不可照他台裁减。其间十大台。七中台。各用马甲十名。乌拉齐十名。马三十匹。驼三十只。章京骁骑校领催等。酌量存留。应如所请”[11]。可见当时察哈尔所辖军台段,每台配有参领十员,催领四十四名。酌情配发章京、骁骑校等,除正台额设官兵外,还有帮台承担差役。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随着西北战事的结束,清朝撤回了在阿尔泰军台的所有笔帖式,“今地方安逸,并无军需要务。且处官兵,坐台已久,办事亦谙练,应将坐台笔帖式撤回,止留管理章京,所有各台官兵,另其管理”[12]从此阿尔泰军台不再由笔帖式管理,乾隆二十六年,清朝“察哈尔新设都统,请驻劄张家口,即令辖该处弁兵。无庸京城八旗都统兼管。其副都统二员。就左右翼游牧边界驻劄。应得之项。照绥远城将军。”[13]兼辖阿尔泰军台、四牧群,此后阿尔泰军台由察哈尔都统兼辖,军台效力制度则一直延续到清末。

由于阿尔泰军台是清西北战事重要的补给线,又是传送机要信息要道故十分重视,虽然之后西北战事结束,但作为连接京城与漠南、漠北各部落的重要通道的察哈尔地区并未衰落,张家口更是因为其政治、军事、商贸等因一跃成为塞北重镇。

三、    察哈尔地区台站的运作与作用

 

清政府除逐层有效的管理台站外,还建立了与之相适应的驿传制度,顺治二年(1645年)规定了勘合、火牌缴回制度,由兵部统一编号、分发再兵部收缴,严禁乱用私法派符,缴回的火牌注明编号、使用时间、奉差人数与姓名、所用驿马与口粮数量、差务性质、去往地等,地方的下行驿站传牌也同样进行相似检查,如宣统二年(1910年)九月十一日阿尔泰军台印房发放之驿站传牌查验放行事载:

现有库伦办事大臣差派差役王德等赴西宁县押解回库传案,等项拟于十一日出口,合亟传知大镜门守口官兵准照传牌开载各数目逐细查验,如无夹带即可放行,如有夹带数目不符立阻禀报以免究办,倘有狗隐擅放清弊,定必重究不贷须至传牌者。

宣统二年九月十一日,

计开:

差役贰人 ,跟役壹人,应用骑马三匹叁匹,驮马壹匹随带食用行李[14]

清政府施行一系列着实的驿传制度,使得阿尔泰军台文报传送、官员接待、军队的调遣、官务的运输有效有序的进行下去,使得军台发挥了期功能,总结其军台作用主要有:

1.笼络内外蒙古王公,有效控制漠南漠北。

阿尔泰军台南段的察哈尔台站是察哈尔左右翼、苏尼特、四子部落、茂明安、归化城的咽喉之处,也是部分漠北喀尔喀王公、高僧大德晋京朝觐的必经之路,军台不仅为王公觐见提供马匹、住宿,还为赴任的封疆大吏、蒙藏贵族传递皇帝谕旨和奏折,为清朝有效控制漠南漠北蒙古提供了基础。

2.为清朝用兵西北战事提供补给、机密传送,确保战争胜利。

清朝与西北准噶尔政权作战时,无不利用台站,军台犹如清朝中央政府的神经系统,察哈尔地区的作为离京城较近的台站是传递事件的总路异常繁忙,清朝方便利用察哈尔地区的商都达布逊诺尔牧场和三旗牛羊牧场进行马匹牛羊调配供给北路战场,同时清朝建立的军台邮驿网络,也发挥着情报与补给重要作用,确保了清朝西北战争的胜利。

3. 促进草原丝路的形成

清朝成为的大一统王朝,建立台站是特别是沟通漠北,连接俄罗斯的交通要道,使历史几经中断的草原丝绸之路重新焕发勃勃生机,旅蒙商早期跟清朝官兵运送粮走军台道进入漠北,之后随着中俄贸易的开展,中俄贸易数量增长,促进了商业贸易发展,发展了多条商道。虽清代官商两道不尽相同,但军台道是旅蒙商深入草原腹地的最早道路,之后按“张家口—化德—东、西苏尼特旗”[15]进入漠北等多条商路也是在沿阿尔泰军台逐渐形成的。

可见旅蒙商们在清廷官驿的基础上,形成了张家口为中心至库伦、乌里雅苏台、新疆、俄罗斯的商路,旅蒙商主要以绸缎、茶叶与游牧民进行商品交换,在恰克图进行大宗的交易。正如《朔方备乘》记载“菊海以南,燕然以南,广袤数千里,商贾皆萃于库伦,所属之恰克图,亦朔漠之间一都会也”。草原丝路促进了中原地区与游牧地区甚至俄罗斯的商业发展,成就了以晋商为主旅蒙商的商业传奇。

4. 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促进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

由于道路交通的不断完善,商业交流的日益频繁,大量内地民人得以循路外迁,察哈尔地区位于蒙古与中原要冲之地自然成蒙汉交流最为频繁的地区,内地民人不断迁居察哈尔地区进行耕种,雍正二年(1724年),在张家口设“管理张家口外西翼正黄半旗,东翼镶黄旗分入官地亩,经徵钱粮,旗民户婚,田土斗殴争诉,西翼察哈尔旗分蒙古汉人交涉逃匪命盗等案”[16]。雍正十年(1734年)在张家口厅东北,多伦诺尔直隶厅,分辖察哈尔左翼四旗蒙汉交涉事项等初左翼设厅县,清朝在察哈尔右翼地区还设丰镇、宁远、兴和、陶林等四厅管理蒙汉交涉事务,此后察哈尔地区出现旗厅并立的局面,促进了蒙汉民族交流、交往,各民族相互杂居形成了察哈尔地区特殊的民风民俗,至今影响着现在的当地的民众。

四、    从历史上草原丝路到如今“一带一路”畅想

 

随着近代以来,中国被列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攻破,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中国的对外贸易也转向东南沿海地区长三角地区,中国大量的茶叶、瓷器等物从海口流出,20世纪随着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中东铁路的通车,俄罗斯对华贸易重点也转向东北地区,张家口、归化城、恰克图等传统边贸中心随之日益没落,曾经繁荣的草原丝路再度衰落。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期间,先后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17],“一带一路”正式国家级战略。

内蒙古地区的草原丝路更是成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察哈尔地区作为曾经草原丝路的战略要地重新焕发生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察哈尔地区全面发展有利于推进区域和谐发展、开创民族团结进步、边疆和谐繁荣发展,因此察哈尔地区不仅仅是寻求经贸合作,更需要建立情感与文化的交流合作,让原来本身就带有的包容性的察哈尔文化“走出去”打造祖国亮丽风景线。



[作者介绍]:呼和,男,籍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研究生,北京100081444712608@qq.com

[1]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七四五,<理藩院·边务·驿站>,第7

[2] 《清圣祖实录》一五五卷,康熙三十一年,甲申条。

[3] 《清世宗实录》十六卷,雍正二年,戊午条。

[4]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七四五,<理藩院·边务·驿站>,第12页。

[5] 据韩儒林先生《清代内蒙古驿站》载八旗察哈尔境内八站为布尔哈苏台腰站、哈留台、鄂洛胡都克、奎苏图台、扎噶苏腰站、明安台、察察尔腰站、庆岱。根据汪前进、刘若芳编:《清廷三大实测图集》,外文出版社,2007年,对照百度地图,查布尔哈苏台腰站(今张家口市张北县小二台乡小二台村附近)、哈留台(张北县海流图乡三台摊附近)、鄂洛胡都克(张家口市尚易县四台蒙古营村附近)、奎苏图台(今尚易县大盘营乡五台蒙古营乡附近)、扎噶苏腰站(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商都县小海子镇脑包营子附近)、明安台(商都县七台镇)、察察尔腰站(商都县大拉子乡土城子村附近)、庆岱(察哈尔右翼后旗土牧尔台附近)。

[6]《口北三厅志》卷四,职官二十五,乾隆二十三(1758)年刻本。

[7]雍正十一年九月初三日《管理阿尔泰路驿站商都达不诺尔牧场总管五十四奏额尔德黑坐台三年补贴蒙古物品颇丰请予奖励折(附额尔德黑补贴蒙古物品清单一件)》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档案号:0881-006   019-0524

[8] [9]《兵部尚书逊拉等奏请各部遣派笔帖式替换军台人员折》(雍正元年四月初十日)》,见《雍正朝满文朱批奏折全译》,第75 

[10] (光绪朝《清会典事例》卷七〇三,中华书局,1991

[11] 《清高宗实录》卷一四〇,乾隆六年四月,甲辰条。

[12] (光绪朝)《清会典事例》卷七〇三,中华书局,1991年。

[13] 《清高宗实录》卷六四八,乾隆二十六年十一月,辛丑条。

[14]雅昌拍卖网:《宣统二年(1910年)九月十一日阿尔泰军台印房发放之驿站传牌》, 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51096089

[15] 《张家口文史资料》(第十三辑),张家口日报社,1988118)。

[16] 《北口三厅志》卷四,职官二十,乾隆二十三(1758)年刻本。

[17] 新华网:《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3/28/c_1114793986.htm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1520415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