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察哈尔名人
北元时期
巴延孟克
 

巴延孟克1453~1476 蒙古黄金家族后裔,哈尔固楚克台吉的遗腹子。1453年(明景泰四年)生于瓦剌部,1454年获救,逃回汪古部。后由察哈尔满都鲁大汗接回,作为察哈尔大汗的正统接班人。巴延孟克孛罗忽在内讧中被谗言所害,逃难中失去生命,终年23岁。是年,他的儿子巴图蒙克只有3岁。

巴延孟克是满都古里汗的侄子,济农是满都鲁封的,孛罗忽为称号。他的祖父叫阿嘎巴尔济,被卫拉特骗去杀害了。哈尔固楚克台吉逃亡中被杀害时,其夫人齐齐克别吉当时怀有遗腹子孛罗忽。当夫人要分娩时,有人报告了卫拉特太师——那个著名的曾经活捉明王朝英宗皇帝的也先。也先太师听说其女儿就要分娩,他告诉下人:生下女孩就梳了她的头发,生下男孩就梳了他的心(意为杀死)。齐齐克别吉是个精明的人,她知道自己生下的是察哈尔大汗的后裔,她有责任把孩子保护好。她也知道卫拉特人不会放过孩子的生命。为此,她用计谋骗过前来侦伺的人,保护了惟一的黄金家族后裔。

卫拉特有员猛将叫乌格特巴特尔,他对也先太师的赏罚不明政策不满,很有怨气。他的朋友叫那哈出,是察哈尔大汗派到卫拉特的策反人员。在那哈出的诱导下,乌格特巴特尔决定投奔察哈尔。他把哈尔固楚克夫人的孩子带到了汪古部,找到斡罗出少师。因为少师同满都鲁大汗是亲属关系,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且把小男孩哺养成人,把自己的女儿锡吉尔许配给他。

满都鲁的哈屯——满都海,听说察哈尔大汗的后裔在汪古部,就敦促满都鲁接回了孛罗忽,并且封为济农。巴延孟克同满都鲁合作后,满都鲁的声望大振,他们打了几个漂亮的大胜仗,草原上到处传说振兴蒙古有望了。

巴延孟克同锡吉尔夫人生下巴图蒙克后,人们愈发刮目相看,说是察哈尔大汗后继有人了。明史上说孛罗太师犯边(就是说巴延孟克济农曾经率军攻打过明朝边城),他们把孛罗忽同也先太师等同看待。巴延孟克锋芒毕露,触动了满都鲁身边的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其中最为狠毒的就是太师癿加思兰。这个人是西域人,是他把满都鲁推上了大汗的宝座,但是他另有算计。满都鲁的大哈屯生下的女儿许配给了癿加思兰,癿加思兰凭借自己的实力和亲属关系,掌握了汗廷大权。孛罗忽的出现使癿加思兰大为惊惶,他深感着一天天迫来的政治压力。再不能让巴延孟克往前走了,这是他从嗓子眼里挤出的一句话。

有个那可儿叫洪和诺,这个洪和诺依仗癿加思兰的威严在军营里横冲直闯,谁也不敢惹他,唯有巴延孟克例外。在一次祭敖包的摔跤比赛中,孛罗忽把他连胜三局,他更加仇恨巴延孟克了。有一次,满都鲁的大哈屯要出去游猎,洪和诺看见巴延孟克为哈屯牵马,协助哈屯骑上了马。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洪和诺都添油加醋的描绘了一顿,尽然成了巴延孟克调戏哈屯的绯闻。他还把编造的情节说给满都鲁听,搅得大汗怒气冲冲。洪和诺看见时机已到,就进一步挑拨说:大汗,孛罗忽济农有取代大汗的意思,他这是想占有哈屯的举动。说得满都鲁满肚子疑惑。大汗把洪和诺说得话告诉了满都海哈屯。满都海说:这是洪和诺挑拨大汗与济农之间的关系,大汗不必信他。满都鲁把大哈屯和巴延孟克叫来,让他们把事情弄说清楚。为此,他俩还作了一下上次骑马的过程表演。满都鲁说:看来洪和诺搅舌,节外生枝,对这种人绝不能心软。满都鲁命令札萨固尔,割掉了洪和诺的舌头。洪和诺仅此一句话失掉了性命。癿加思兰听说洪和诺之事,大为恼火。他找机会对满都鲁说:大汗,洪和诺死得冤枉,他说得是真话,我岳母之事,我了解的。我也听到将士们到处传说巴延孟克有野心,难道咱们把他们的舌头都割了不成。依我之见,大汗派上两名心腹之人,到巴延孟克济农那儿瞧一瞧,就可以了解到真实情况。满都鲁经癿加思兰这么一说,他的疑心病又复发了,果然依照癿加思兰的话,派了两人前往孛罗忽那儿探查虚实。

癿加思兰不等那二人到巴延孟克大营,他先赶到对孛罗忽说:济农,大汗对你不信任了,要派人来探查,我拦也拦不住,你想法逃跑吧。巴延孟克根本不相信癿加思兰的话:大汗不会派人来的,他是我的叔父嘛!癿加思兰听了这话,佯装而去。过了一个时辰,满都鲁派出的两人到了,巴延孟克吃了一惊,心想:癿加思兰说的是真话呀!巴延孟克对探查来的两人十分不满,没给好头脸就打发走了。

巴延孟克就同锡吉尔商量,两人决定快一点儿逃跑,否则要被满都鲁处死。他们这一逃跑,正好迎合了癿加思兰的阴谋。满都鲁听说孛罗忽带妻儿逃跑,确信了癿加思兰的谗言,命令癿加思兰率领兵捉拿孛罗忽等。癿加思兰兴高采烈地追赶巴延孟克,为自己的如意算盘得意大笑。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伊斯满也在算计他。

伊斯满跟随癿加思兰以来,觉得自己毫无好处,荣华富贵全让他哥哥占有了。对此,他一点儿也不甘心,心想着有机会就夺取哥哥的太师之位。当癿加思兰追杀巴延孟克时,他一直在癿加思兰的左右,寻找着机会。癿加思兰只顾抵挡巴延孟克的弯刀,不想被伊斯满的心腹一箭射中,一个踉跄,从马身上摔下。巴延孟克也吃了一惊,他也万万没想到癿加思兰会倒在自己的马前,他催动战马从癿加思兰的身侧经过,顺手向癿加思兰补了一刀,癿太师鲜血逆流,一命呜呼。巴延孟克带领自己的家眷和兵将仓皇撤走,伊斯满发动人马追赶巴延孟克,很快就追上了。这一次巴延孟克十分悲哀,无心恋战。结果被伊斯满和脱罗干把他的家眷、兵将们都打散。巴延孟克身边只有布鲁岱一人了。两人趁黑逃离了战场,伊斯满俘虏并抢占了孛罗忽的锡吉尔夫人。

巴延孟克同布鲁岱出逃后,两人走到了一个草坡上,远远看见有五顶蒙古包。巴延孟克让布鲁岱去探探虚实,搞些东西吃。布鲁岱则一去不回。原来这家人家正是他的姐姐家。那女人死活也不让布鲁岱走。巴延孟克在草坡上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他觉得人心叵测,他怕有其他事变,只好落荒而逃。

几天后,巴延孟克走进一家蒙古包,有个中年妇女接待了他。巴延孟克在她的蒙古包里美美地吃了饭,然后宽衣解带睡着了。一向谨慎小心的人,由于长期劳累,又小瞧了这个女人,放松了警惕,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心怀叵测。她见巴延孟克熟睡了,就跑到打草滩,对几个男人说:我家里来了个不寻常的人,身上穿戴像王爷、济农,金光宝气的阔气极了。那几个男人听说后,赶紧跑来,趁巴延孟克还未醒来,用皮条子把他的脖子勒住,用力一拽,巴延孟克未来得及醒来就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1476年(成化十二年),一代英雄巴延孟克就这样失去了生命。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2753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