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察哈尔名人
蒙元时期
拜住
 

拜住12981323) 安童之孙。5岁丧父,太夫人教养他渐渐长大,广博深远、端正诚信,有祖父的风度。1309年(至大二年),袭任宿卫长。仁宗即位,1315年(延二年),拜受资善大夫、太常礼仪院使。四年,迁升荣禄大夫、大司徒。五年,进升金紫光禄大夫。六年,加领开府仪同三司,其他官职一并如故。

英宗在东宫,询问身边的人关于宿卫臣子之事,都赞扬拜住德才兼备。派遣使者召他,想与他交谈。拜住告诉使者说:“我处于容易被怀疑的位置上,君子要谨慎,我掌管天子的宿卫而与东宫私自相互往来,我固然获罪,又难道是太子之福吗?”终究不去东宫。英宗即位,拜授他为中书平章政事。在大明殿会见诸侯王,诏令拜住进宫宣读太祖在金匾藏书中的训诲,拜住容貌庄严,举止从容不迫,语音明朗顺畅,没有人不注目肃立倾听。夏五月,徽政使失烈门、要束木之妻也里失八等人图谋叛乱,皇帝秘密获得这个消息,到穆清阁,找来拜住商议。拜住回答说:“这些人专权乱政很久了,现在还不惩处,他们就会私下结交同党,图谋危害国家政权,应迅速施加帝王的威严,以便端正祖宗法度。”皇帝高兴地说:“这正是朕心中所想的。”命令拜住率领卫士把他们擒获斩首,他们的党羽都被处死。

1321年(至治元年)正月,皇帝想要在宫中结扎彩楼,正月十五日上元节张灯设宴。当时正在先帝的丧期中,参议张养浩上书,拜住对他说应当进谏,便把他的奏疏藏在袖中入宫上奏,皇帝高兴地接受进谏并停止结扎彩楼,赏赐张养浩丝帛,以此来表彰直言进谏者。三月,随皇帝游幸上都,临时驻在察汗脑儿。皇帝因行宫亨丽殿规模低矮狭窄,想要重新扩建,拜住上奏说:“此地严阴寒,入夏才开始种稻谷黍稷,陛下刚登皇位,不探访百姓疾苦,却仓猝兴建大工程妨碍农耕之事,恐怕使百姓失望。”皇帝听从了他的意见。

年间,北方沙漠刮大风雪,羊、马、骆驼等牲畜全都死掉,人民流离失散,把儿女卖给别人做奴婢。拜住以此地是君主兴盛的发源之地,那里的百姓应加以救济为理由,请求设置宗仁卫统领他们,命令县官赎回奴婢安置在宗仁卫中,以利他们休养生息。1277年(至元十四年),就开始在大都兴建太庙,至此四十年,皇帝无暇练习亲自祭祀之礼。拜住上奏说:“古语说:‘礼乐百年而后兴’。郊庙的祭享,现在正是时候。”皇帝高兴地说:“朕能实行此事。”预先敕令官吏,依照皇帝亲自祭祀太庙中室的仪式礼节,一概遵从典章常例,不擅自增损。冬十月,就开始祭祀于太庙,1322年(至治二年)正月,孟春祭享,先准备皇帝车驾,设置黄麾大仗,皇帝穿戴通天冠、绛纱袍,从崇天门出来。拜住代理太尉跟随。皇帝见到仪仗和礼乐典章的华美,回头与拜住说:“朕采用你的建议举行大礼,也是你所喜悦的。”拜住回答说:“陛下用帝王之道教化成功天下,不仅是臣的幸运,实在是四海苍生所共同庆贺的。”祭礼前按长幼尊卑顺序举行清整身心的仪式,巡行斟酒进献祭祀,揖让应酬,宛然像平素练习过一样,太庙内外肃然起敬。次日会宫,鼓乐并奏,万民恭敬地肃立观看,百年来废弃的礼乐典章制度忽然重现,有人感动得哭了。

当时右丞相铁木迭儿贪婪险诈,多次杀害大臣,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到处纠集党羽,凡不依附自己的人必定籍故除去,尤其憎恨平章王毅、右丞高昉,因为在京师的一些仓库储备粮食遭到损失,铁木迭儿想要上奏处死他们。拜住秘密告诉皇帝说:“谋划政事治理国家,是宰相的职责,怎么能用钱粮一类的琐碎小事来责惩他们呢?”皇帝同意拜住的说法,王毅和高昉才得以不死。铁木迭儿又举荐参知政事张思明左丞来帮助自己。张思明为铁木迭儿竭心尽力,嫉妒拜住正直,每每与他的同党密谈,图谋中伤陷害他。拜住身边的人知道这些情况,伺隙来告诉他,并提请他防备。拜住说:“我的祖宗是国家元勋,时代忠诚坚贞,已有100多年。我现在年轻,承蒙皇帝恩宠受命,以至于此,大臣协调和睦,于国家有利。现在因右丞相仇恨我,我就寻求报复,不仅是我们两人的不幸,也是国家的不幸。我只应竭尽我的心力,对上不辜负君父,对下不辜负士民罢了。死生祸福,上天其实在鉴察,你们不要再讲了。”

拜住往往以为学校是政治教化总的本源,似乎是缓慢的而实际都是很紧急的事情,而主管人不竭心尽力地做事,便导致了政治教化的荒废松弛,拜住请求命令内外官员商议拯救整治的办法。有人说佛教可以治理天下,皇帝问这件事,回答说:“清静无为,超脱一切,自我修养可以,如果治理天下,舍弃仁义,那么三纲五常就要混乱。”皇帝又曾对拜住说:“现在也有像唐代魏征那样敢于谏诤的人吗?”拜住回答说:“盘子是圆的水便成圆形,盆器是方的水便成方形。有唐太宗这样采纳谏言的君主,便有魏征这样敢于谏诤的臣子。”皇帝对他的回答都很赞赏。

冬十二月,拜住晋升右丞相、监修国史。皇帝想要封授他三公的爵位,拜住恳切地辞谢,于是不设置左丞相,使他单独任职施政。拜住首先举荐张珪,复任平章政事,召回任用辞官老臣,给他们优厚的俸禄,让他们在中书省商议政事。他不按寻常的次序选用人才,只担心稍慢了,每日将选用贤才斥退庸才作为重要工作。忧虑法制不统一,官吏无所依循,奏请详细审定所有的法典作为通行的制度。皇帝巡幸五台,拜住上奏道:“自古帝王得天下把得民心作为根本,丧失民心便丧失天下。金钱、粮食是老百姓的膏血,加重征收便使百姓贫困、国家危险,减轻赋税便使百姓富足、国家安定。”皇帝说:“你说得非常好。朕思索这些道理,百姓是重要的,君主是不足贵的,国家没有百姓将要依靠什么来做君主?现在治理百姓之事你们应当深思熟虑而又谨慎实行。”

1323年(至治三年)二月,拜住要进呈《仁宗实录》,提前一天到翰林国史院聆听宣读。首卷记载大德十一年的事情,没写左丞相哈剌哈孙主谋拥立天子的功绩,仅写越王秃剌勇于决断、从容不迫。拜住对史官说:“没有左丞相,就是有一百个越王又有什么益处,只记载鹰犬爪牙的功劳,而忽略幕后智慧操纵的人,可以吗?”即时命令书写哈剌哈孙的功绩。其他记载不完美之处,一一加以改正,人们都佩服他的见识。

拜住忧虑国事而忘记家事,经常在内廷值班,知道的没有不说的。太官把酒奉上,脸上便表现出忧虑的神色。有人偷盗他家金器一百多两,其他珍宝价值数万,继而捕获盗贼得到丢失的金器,家童来报告,他脸上却没有喜怒的表情。自延祐末年,水旱频繁,民不聊生。等到拜住任丞相,治理振兴已经废弛的法度,减除不急迫的事务,杜绝侥幸求利的门径,增加军民的实惠,减轻他们的赋税徭役。英宗倚靠他,共同励精图治,当时天下太平,国富民足,连自古以来与中国没有交往的远方夷邦,都来朝见上贡,甘愿臣服,而奸臣畏惧他,终于构成了祸难。

母亲怯烈氏,22岁时,就寡居守节。当初,拜住任太常礼仪院使,年龄刚20岁,官吏前来府第请求签字,适逢他在后面菜园观看众人游戏,出来稍晚,母亲厉声呵斥他:“官家事务不治理,像你这种行为难道是大人干的事情吗?”拜住深加自责并更加克己。一日,入宫侍奉宴会,英宗素来知道他不饮酒,这一天皇帝拿数卮酒强迫他喝,回家后,母亲告诫他说:“天子试探你的酒量,所以强迫你饮酒。你应当日益警戒畏惧,不要沉湎于酒。”又常代替祭祀睿宗原庙,回来侍奉在母亲身边,母亲问他说:“真定官府对待你怎么样?”拜住回答说:“对待我很尊重。”母亲说:“那是因为天子的声威英灵,你先世的功劳德行的缘故啊,你有什么作为呢?”拜住的贤德,是母亲教会的,后来怯烈氏被封为平王夫人。

泰定初,中书上奏皇帝陈述丞相拜住效忠皇帝,亡于众暴徒之手,请求赐给封号以便光耀后世。皇帝命令追赠清忠一德佐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东平王,谥号忠献。至正初,改为至仁孚道一德佐运功臣,其余如故。其子笃麟铁穆尔。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27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