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以文叙史
【纪事】蒙古军幼年学校蕴藏着察哈尔抗日力量

武殿林1苏仁陶格图2

1.察哈尔右翼后旗档案局;2.察哈尔右翼中旗政协)

1944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进入全面反攻的一年,日本的侵华战争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命运。4月至12月,日本侵华军对国民党战场豫湘桂地区发动了新的大规模进攻,企图打通由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以挽救其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溃败。为此,日军从绥远、包头和察哈尔各地调离大量日军。同年7月,日军从察哈尔西部撤出四个据点,归绥城里也只剩下300多名日军,德王的蒙疆政权分崩离析,人心惶惶。国际国内反法西斯的大好形势鼓舞了察哈尔人民的抗日斗争,尤其在知识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德王在蒙疆当政期间,为了实现他投靠日本帝国主义的野心,他利用一切机会倡导办学。蒙古学院、兴蒙学院、张北青年学校、蒙古中学、苏尼特蒙古军幼年学校,还有各旗设的普通小学,女子学校都是在蒙疆时期兴办的。在上述学校里,德王和日本侵略者勾结起来,派遣日系教官(师)对学生进行奴化教育,向他们灌输“亲日防共,民族协和,发扬东亚正义精神”的麻醉剂。他们还采取分化和同化教育,迫使中小学以学日文为主,反对蒙汉各族人民的自然融合。此外,日本侵略者在院校设置、组织各种团体、利用封建会道门、宗教信仰、报章杂志等途径,大肆进行“亲日防苏,蒙日亲善”等反动宣传。

苏尼特右旗的“蒙古军幼年学校”是专事培养伪蒙古军官的学校,主要进行军事、文化的殖民化教育。这所学校学生中系察哈尔旗群的青年不少。日本侵略军和蒙疆政权对该校十分关注,控制也十分严密,然而,反日的“学潮”斗争却经常在这里发生。

1943年秋末,设置在锡察大草原中部的“蒙古军幼年学校”尽管消息闭塞,缺乏言论自由,但是,日本侵略军在太平洋上吃了败仗,德国法西斯军队被苏联红军摧垮的消息早已在爱国师生中有所传闻。当时,该校第二期学生中有旺其格,巴图拉图、甲木苏、朝克图、肖顺嘎、阿青嘎、巴雅斯古楞、刚布诺西、山界加布、德木其格、阿迪雅、金巴扎布、额尔郭朝鲁、贡布扎木苏等进步学生,已十分敏感地认识到日本侵略军在中国逞凶霸道的末日即将来临,蒙疆政权必亡的命运也在意料之中,但在学校里(尤其教师中)确有极少数反动分子死抱住侵略者的僵尸不放。

从日满学校分配来的一位名叫索达那木道尔汁的军事教员,就是典型的亲日派,学生们说他是日本人冒充的蒙古人。这位教师以区队长身份在课堂上对“露西亚”(苏联)、共产党和八路军总是辱骂不绝,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为涂指抹粉,学生们恨透了他。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索达那木道尔计到第二期学生中大唱日军侵略有功的高调时,更加激起学生们的义愤,早已商定好的学生们一拥而上,抱腿的、揪胳膊的,将其按在地上,用扫帚、凳腿、拳、脚把亲日分子索达那木道尔计狠狠地揍了一顿。事后,学生们还放出风声,要对其他亲日派分子也采取类似行动。

事件发生后,学校里的日本人非常恐慌,有的离开了本校,主任教官井上向校长博彦门都提出“从第二期学生中处决十五名,以示镇压”因为学生们在阻拦送索达那木道尔计的汽车时有人曾说过“连日本人一块收拾”的话。但由于事后校长不同意日本教官的提议没有行通。

学校的正常秩序被打乱了,有3个日本教师逃离了学校。部分学生寻找机会,酝酿新的行动。学潮引起德王深深的忧虑,他疑心是受共产党分子策动的,特地从军方调来姓郭的师级参谋长带领审讯队进驻了学校,把参与"学潮"的学生全部软禁起来,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审讯。因为学生们事前做好了在任何情况下不吐露真情,不交出具体组织者的诺言,一口咬定是无政治目的的偶然行动,使审讯队一无所获。

斗争的胜利大大鼓舞了爱国学生们的斗志,他们听说蒙古人民共和国是真正实行民族平等,独立自主的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便选派阿迪雅和旺其格为代表赴蒙古寻求真理,希望他俩早日回国指导今后的斗争。但由于当时国内外斗争形势的复杂化,这两名代表直到1951年才回来。随着时局的变化,这些闹学潮的学生在解放战争中,大多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45年8月初,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德王等少数蒙疆上层分子如热锅上的蚂蚁,为寻找退守之策而焦争万分。苏尼特王府和蒙古军幼年学校也处在日暮途穷的境地。该校第四期学生秘密串联,竭力寻找举行军事暴动的时机,以谋求彻底摆脱日本侵略军和蒙疆政权的控制,从而找到走上革命道路的途径。

1945年8月9日,把持“蒙古军幼年学校”的3个日本教官稻永,佐藤、堀内,将住校学生召集起来,以进行野营拉练为名,向张家口方面撤退,企图继续顽抗到底。进步学生们早已识破了日本教官的把戏,当队伍行进到苏尼特右旗镜内的布希热拉图庙时,学生们在照日克图,斯文栋日普、拉希诺尔布、那庆等同学的带领下,举行了武装暴动。

这部分进步学生安排了一个小组持轻机枪控制了大庙近处的制高点,其他学生分头持枪对付日本教官。经过一场激烈的短兵相交的战斗,3个日本教官被击毙,“暴动”计划圆满完成。参加这次暴动的学生有斯仁敖德、刚布当都格、拉希诺日布,宝音达来、达赖、那木海扎木苏、宝日特木尔、色安吉雅、那木色赖扎布、扎巴扎木苏等。这些察哈尔蒙古族学生伙同其他同学在关键时刻果断地采取了这一义举,其影响之深远不止在一个学校范围之内,同时也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赞誉和关注。事后多数学生返回原校,参加暴动的37名学生经长途跋涉,向中蒙边境一带靠拢,以防日本侵略军的最后报复。抗战胜利后,该校大多数学生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其他系统的革命工作,为察哈尔草原的解放奋斗不息。

正如毛泽东同志曾经讲过的那样:“蒙古民族素以骁勇善战见称于世,我们相信你们若一旦自觉地组织起来进行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军阀于内蒙古领域以外,则谁敢谓成吉思汗之子孙可欺也。” 

文章来源:《察哈尔文化》专刊2015.1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1678560165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