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以文叙史
【纪事】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在张北

韩春林(河北省张北县一中)


1933年5月26日,在中国共产党推动和帮助下,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等领导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在张家口宣告成立,举国震动。日伪军迅即作出反应。6月1日,日机轰炸独石口,4日和8日,伪军张海鹏、崔新五所部连陷宝昌、康保,沿康(康保)张(张北)道向张北逼进,张桓形势骤紧。鉴于日伪虎视张桓之情况,同盟军即派李忠义部由万全前往迎敌,又令张砺生、乜玉岭部驰防张北。

为不负国人期望,振奋中华民族抗日信心,吉鸿昌力主出兵收复察东失地,并提出率部亲征。6月20日冯玉祥任命吉鸿昌为北路前敌总指挥,邓文为左副指挥,李忠义为右副指挥。晨,吉率卫队赴张北组建总指挥部。当晚,吉、李、邓发出就职通电,表示:“愿抛头颅,换取民族生存,挥我热血,收复大好河山”。随即祥定作战计划,并将所部主力作统一部署:以邓部第五军为左翼第一梯队,出左卫、经太师庄、上营房、水泉梁、宣平堡、旧万全县、水磨厂向张北以北地区集结待命;以李部第十六军为右翼第二梯队,出万全县,经水磨厂、正北沟、神威台口、北马厂向张北县以东阮庄一带集结;以吉所部骑兵第三师为第三梯队,出张桓大境门,经南天门、周坝、猴儿山、固儿石滩到达张北县城集结。决定于次日执行。中共前委(即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前线委员会)组织“三人团”,率领十余名宣传队员随吉部骑三师于21日上坝,由柯庆施负责。任务是做义勇军工作、发动农民、领导部队的政治军事工作。

盘踞康保的日伪军,得知同盟军大举北征,备极恐慌,吉鸿昌乘敌慌乱之际,命同盟军所属自卫军王德重支队乘势进攻,经3小时激战,于22日午后3时一举收复康保,残敌向宝昌逃窜。同盟军各部一边剿匪安民,一边向前探进。张砺生部四团三营自公会出发,到达张北袁胜财营子,于下午4时,与李占元匪众接触,经5小时激战,匪势不支北溃,毙匪2名,获大枪1支,乘马5匹,救获人票30余名。冯玉祥也于即日任命方振武为北路前敌总司令,籍谋指挥之统一。23日至24日,李忠义所部由张北迤东,进占二台、白庙滩之线;邓文在张北以北至馒头营、公会之线;骑兵第三师在张北城东剿匪,打落肉票10余名,耕牛70余头。因张北“驻军太多,给养太感困难”,吉遂“集合各部,规定妥善办法”。至25日,邓文部由公会、馒头营一线向李彦房子、南口房子一带推进;李忠义部由白庙滩、二台线向德胜沟、万家营推进;只留骑三师守张北。27日,冯玉祥感电令吉,迅率各部,光复宝昌。次日,吉以李部为先遣一梯队,邓为二梯队,亲率骑三师为三梯队,胡云山师为左翼掩护队,张砺生、乜玉岭部为右翼掩护队,督军向宝昌、沽源推进,张北城防,留吉部第三团驻守,统归张砺生指挥。日伪军盘踞二十里脑包、蔡家营一带,设兵布防,成对峙形势。是时会值霪雨,同盟军缺乏雨具,人马衣物全部淋湿,加以沿途荒凉,村落稀少,终日跋涉,难得一饱。在此艰难情况下,吉鸿昌与士兵同甘共苦,全军官兵深受鼓舞。29日电云“鸿昌督饬主力军队,三路进攻,士气沸腾,欢声震地。”30日,张部“左翼曹师,陷午进迫宝昌,右翼乜玉岭师,进迫沽源,李忠义部,进驻大精儿外”。终于7月1日克复宝昌、沽源。5日,同盟军张凌云部进抵多伦近郊,7日各部进攻多伦,经五昼夜激战,12日多伦遂告光复。

察东抗战,艰苦卓越,同盟军将士用命,迭次苦战,历时20余日,伤亡官兵1600余人,其中阵亡者312人,日伪军毙命者1000余人。此间,张北各界民众欢呼雀跃,政界、商界多方为同盟军筹措粮草给养;百姓万众踊跃支前,箪食壶浆,喜迎义师,投军北进者多。民气为之一振。

在日、蒋联合逼迫下,迫于察省内外形势和个人的困难处境,冯玉祥对继续维系察省抗战形势失去信心,8月4日正式表示了下野意见。5日发歌电称“自即日起完全收缩军事,政权归之政府,复土交诸国人。并请政府令原任察省主席宋哲元即日回察,接收一切,办理善后。”并于15日离张桓南下。形势逆转。

为此,中共前委于8日晨在张桓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冯下野后的不利局势及下一步工作,部署继续坚持军事行动计划等问题。会议作出决议,将党领导下的二师(即冯玉祥汾阳军校,该师政治部主任及所辖三个团的团长为共产党员)、五师(师长宣侠父,中共党员)、十八师(师长许权中,中共党员)、及十六师、干部学校(校长张克侠、中共秘密党员)与前委和地方党领导的工会、抗日救亡团体、报社工作人员一起撤往坝上张北一带。8月中旬,在张北县除原驻坝上的同盟军吉鸿昌部,宣侠父五师及孙良诚等部外,由张桓撤至坝上的二师、十八师、十六师、干部学校以及方振武将军所部抗日救国军二师王中孚团陆续到达,于10日前期到达张北的御侮救亡会已积极开展活动,召集了军民反妥协大会,反对宋哲元收编抗日部队。16日,方振武通电就任抗日同盟军代总司令。据离休的原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长安法孝同志回忆:在吉鸿昌将军所部和御侮救亡会同志们参加的欢迎方将军就职大会上,方将军作了激昂慷慨的演说:“东北四省沦陷,华北危急,全国人民要求抗日,共产党主张抗日,国民党中许多人也要求抗日,我就是坚决抗日的国民党,宁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中共前委也于此时在抗日同盟军中正式公开。是时,驻张北的部队尚有15000余人。

8月24日,由孙殿英四十一军中哗变而投奔抗日同盟军的3个连,在刘震远率领下到达张北二全井,由前委编入十八师。正值中共前委在这里召开扩大的军事会议,在我党影响下的各部队党与非党的主要干部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上产生了抗日同盟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统一军事领导。军委常委由柯庆施、张慕陶、宣侠父、吉鸿昌、许权中、刘震远和柳青庭七人组成。适高树勋由商都来信表示一致行动,希望我同盟军与他会合西去。前委遂决定各部队会师商都然后西去。前委中当时有两种意见,始终未能统一:许权中、张慕陶主张会师商都后继续向西迂回到陕北与刘志丹的队伍会合;柯庆施则主张由商都出平地泉南下蔚县,执行中央代表指示,在直中、直南建立新苏区。26日,同盟军五师、十八师、骑兵三师及手枪队共3000余人,携枪1500余支,从二泉井一带西开商都。吉鸿昌担任总指挥。二师根据中央前委二泉井军事会议决议精神,由馒头营经公会同时动作赴商都。方振武也于即日率所部东进独石口。

26日午间,宋哲元遵蒋介石指示接收察政后,进驻张北收编,剿灭同盟军,至29日返张桓。西进的同盟军在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围追堵截下,险象环生,困难重重,减员甚多。吉负责军事指挥,深知肩负担子沉重,每有行动总要与前委负责人共同商量,按党的决议行事。9月11日由于宋哲元已派兵堵截西进之同盟军,商都守军高树勋、余亚农部发生动摇,接受宋改编。高派人通知西进之同盟军,拒绝通过商都。2日同盟军在商都附近四台坊子休整一日,于3日改西进为东进,经大苏计、二泉井、二台、大库仑,于9日到达独石口与方振武会师,10日方、吉等在云州召开会议,打起抗日讨贼军旗帜,继续战斗至同盟军失败。

9月2日,宋哲元于上午10时再赴张北,坐镇指挥围剿坝上之同盟军余部。在同盟军进商都又东进独石口期间,同时动作的二师由于前委指挥不能统一,耽误时日,更因师长西北军将领支应遴不愿随中共前委继续抗日,有意接受改编;更兼宋哲元在张北境内之围追堵截,终接受二十九军改编,就编于赤沽警备司令部。加之此前十六师被缴械,此两支我党领导之武装力量的损失,实为憾事。

文章来源:《察哈尔文化》专刊2015.1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1678607165463